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研究

>

业务指引

业务指引

持假抢劫为何不应被排除于抢动罪的加重情节之外
发布日期:2007-04-12 信息来源:管理员 作者:

     近来,不少学者都撰文对抢劫罪的具体适用进行了有价值的探讨,其中,对“持枪抢劫”问题的争论便是其中之一。“持枪抢劫”是我国现行刑法第263条规定的加重情节。但对于实践中多发的持假枪抢劫的情况是否也属于刑法第263条规定的加重情节呢?对此,理论界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看法。否定论者认为,第263条所规定的“持枪抢劫”中的“枪”只能是真枪,持假枪抢劫的,不属于该条规定的加重情节。而肯定论者则认为,刑法并未明确限定“持枪抢劫”中的“枪”的含义与范围,因此,无沦是持真枪抢劫还是持假枪抢劫,都属于法定的“持枪抢劫”;换言之,持假枪抢劫也属于抢劫罪的加重情节。那么,持假枪抢劫是否也是属于抢劫罪的加重情节呢?我们认为,该争论实际上给我们提出了几个很好的问题。为此,我们欲从该争论所提出的这些主要问题出发,就此浅发拙见。

      一、持假枪抢劫与抢劫罪社会危害性的判断

      我们认为,持假枪抢劫是否属于抢劫罪的加重情节问题首先是一个如何衡量抢劫罪的社会危害性的问题。有学者认为,立法者之所以将持枪抢劫规定为抢劫罪的加重情节,是因为持枪抢劫不仅对被害人极具恐吓作用,而且极有可能带来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既是假枪,尽管也能对不明真相的被害人具有恐吓作用,但不可能产生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因此,只有持真枪抢劫,才系抢劫罪的加重情节中的持枪抢劫。①依据该学者的观点,衡量持枪抢劫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应当以客观上是否会造成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作为基本依据。对此,我们不敢苟同。我们认为,刑法之所以要将抢劫罪作为重罪来加以规范,其原因在于这类犯罪不同于普通的财产犯罪与人身犯罪,它在侵犯财产所有权的同时,也侵害了被害人的人身权,而其对被害人人身权的侵害主要通过其对被害人精神上的伤害表现出来的,亦即精神伤害是抢劫罪的基本特征。“抢劫罪的犯罪构成就要求抢劫行为对被害人造成恐吓或精神伤害”。②以持枪抢劫为例,在犯罪行为人拿枪对着被害人而不触及被害人人身的情况下,这一抢劫行为对被害人人身权的侵害体现在那里呢?显然是其精神上的安宁或健康(或者说是被害人的精神健康权),非此则难以体现抢劫行为对被害人人身权的侵害。以此为基点,我们认为,当我们考察抢劫罪的实际社会危害性从而决定其犯罪情节的轻重时,应当结合抢劫罪的主客观两方面的因素综合来加以考量,但毋庸质疑,抢劫行为对被害人所造成的精神伤害的大小应当被作为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方面来加以考察。而以被害人所遭受的精神伤害并结合其他因素来加以考量,则持假枪抢劫与持真枪抢劫实际上具有一致的社会危害性。这种危害性是主客观相统一的,而不是仅仅以枪支是否作为真枪作为判断标准的。具体而言,就其客观方面来讲,行为人因为其持“枪”的行为而造成了被害人精神方面的严重伤害:就其主观上来说,无论行为人所持有的是真枪还是假枪,其主观心态都是要利用“枪支”的强人威慑力来帮助自己掠得财物,而不是一定要去真正地用它来致人以伤亡,否则,行为人完全可以用棍棒去抢劫。

      二、持假枪抢劫与我国刑法中的罪刑法定

      我们认为,持假枪抢劫是否属于抢劫罪的加重情节问题还提出了一个如何理解我国刑法中的罪刑法定原则的问题。有学者认为,根据罪刑法定原则,在解释枪支时,应该以法律的明文规定为准,不得任意扩张解释。③笔者以为,这类观点实际上是对我国刑法中所规定的罪刑法定原则的曲解。事实上,在我国学理界以及司法实务界,都存在着对罪刑法定原则的两种不同理解。第一种理解是将罪刑法定绝对化,即绝对罪刑法定主义。这是一种严格的、不容任意选择或变通的原则,它所要求的罪刑法定是绝对确定的,不容许司法者有任何变通,也不允许对法律进行扩张性解释。而还有种理解则是将罪刑法定相对化,即相对罪刑法定主义。相对罪刑法定对传统罪刑法定进行了修正,允许有条件地适用严格限制的扩大解释。而从刑事司法的发展趋势来看,绝对的罪刑法定已经遭到了越来越多的国家的否定和抛弃,相对罪刑法定则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国家接纳和认可。目前,在大陆法系各国都主张“应当在不违反民主主义和预测可能性的原理的前提下,对刑法作扩大解释。”④这实际上是大陆法系各国在立法与司法实务中采纳相对罪刑法定主义的直接结果。而从我国相关的实践来看,我国刑法中罪刑法定也应当是相对的罪刑法定。因为在我国在刑事立法与司法过程中采取扩张性解释的情况并不乏先例。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挪用公款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在对刑法第384条所规定的“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解释时,便用了扩张解释。该《解释》第1条第2款规定:“挪用公款给私有公司、私有企业使用的,属于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显然,该《解释》将单位也纳入了“个人”的范围,从而实际上扩大了个人的法定范围。而类似这种扩张性解释,在我国刑事立法及司法实践中经常应用。如2001年3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关于工人等非监管机关在编监管人员私放在押人员脱逃行为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2001年6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的《关于构成嫖宿幼女罪主观上是否需要具备明知要件的解释》以及2001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等,便都属于扩张性司法解释。这不难证明,相对罪刑法定而不是绝对罪刑法定才是我国刑法中所规定的罪刑法定。以此作为立足点,将持假枪进行抢劫的行为也作为抢劫罪的加重情节并不违背我国刑法中的罪刑法定原则,相反,反而我国刑法中所规定的相对罪刑法定原则的灵活运用。

      三、持假枪抢劫与罪刑相适应

      除了以上两点之外,持假枪抢劫是否属于抢劫罪加重情节的问题还提出了一个如何在抢劫罪的司法适用中贯彻罪刑相适应原则的现实问题。否定论者认为,在认定所谓的持枪抢劫时,如果所持枪支实在真枪,则应认定为持枪抢劫,否则,则为持假枪抢劫。但实际上,这样做的一个直接恶果就是会严重违背罪刑相适应原则。原因在于:(1)有些时候,持假枪抢劫也会产生同于持枪抢劫的危害后果,如果将持假枪抢劫一概排除于抢劫罪的加重情节之外,会导致罪与刑的不相适应。近年来在我国频频发生的持仿真枪抢劫的案件就是很明显的例证。根据我国《枪支管理法》的规定,所谓的枪支,就是指以火药或者压缩气体等为动力,利用管状器具发射金属弹丸或者其他物质,足以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的各种枪支。这里的“枪支”是不包括仿真枪在内的,但实际上,持仿真枪抢劫时所造成的社会危害丝毫不逊于某些持真枪抢劫时所造成的社会危害,因为行为人一旦使用了仿真枪,也会造成被害人人身伤害的严重后果,而如果击中要害部位甚至还可能会有致人死亡的可能。如果将这类抢劫排除于抢劫罪的加重情节,不作为持枪抢劫,显然会放纵持假枪抢劫者,不利于预防和控制近年来在我国频繁发生的持仿真枪抢劫的犯罪活动。(2)实践中还经常会发生持真枪但却没有子弹或使用无杀伤力子弹的抢劫,这种抢劫与持假枪抢劫的社会危害性实际上并无不同,如果将这种抢劫作为抢劫罪的加重情节而不将持假枪抢劫也作为抢劫罪的加重情节,也会导致罪与刑的严重不适应。以此来加以分析,也显然应当将持假枪抢劫也纳入抢劫罪的加重情节。
      综上,我们认为,持假枪抢劫也属于法定的“持枪抢劫”,这种情节应当与持真枪抢劫一样,被视为抢劫罪的法定加重情节。⑤
      〔注释〕
      ①陈洪兵、王朋:《涉枪犯罪疑难问题研究》,载《北京人民警察学院学报》2004年第2期。
      ②周盖雄:《持假枪抢劫不属于抢劫罪的加重情节》,载《人民检察》2006年第13期。
      ③周盖雄;《持假枪抢劫不属于法定的“持枪抢劫”》,载《人民法院报》2006年1月11日。
      ④张明楷:《刑法的基本立场》,中国法制出版社2002年版,第121页。
      ⑤刘长秋;《论持假枪抢劫也是属于法定的“持枪抢劫”》,载《法律适用》2005年第11期。
                                    (作者单位: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山东烟台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院)

【字体: 打印 【浏览:62次】

Copyright@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福建省律师协会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八一七北路190号闽星楼5层 邮编:350001

电话:(0591)87551410 传真:(0591)87539920 邮箱:fjlsxh@126.com

闽ICP备18019307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201号 

技术支持:海峡四度 网站访问统计量:557286次

  • 扫一扫访问官网
  • 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