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研究

>

业务指引

业务指引

未成年人肖像权索赔案的实践与思考
发布日期:2006-03-03 信息来源:管理员 作者:

作者:陈立新

     2001122712岁的林小西(化名)以某传播公司和通讯公司侵害其肖像权为由,向福州市某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这是福州市法院系统受理的第一起未成年人肖像权侵权纠纷案件,因此,本案无论是对司法实践还是对未成年人肖像权的保护,都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也引发了笔者关于如何更好地保护未成年人肖像权的思考。

     一、案情简介

     199910月,年仅10岁的林小西以健康、可爱的形象被某传播公司相中,作为通讯公司某品牌的代言人。其父亲以林小西法定监护人的身份与某传播公司签订了肖像权使用协议,约定自1999102720011027,传播公司可以使用林小西的肖像用于上述品牌的宣传,传播公司应向林小西支付300元报酬。两年时间里,传播公司以林小西的照片制作了系列大幅的户外广告,并置于全省各主干道、路口、广场等醒目位置,对某品牌的宣传推广发挥了重要作用。合同履行期届满后,广告主通讯公司继续使用林小西的肖像广告。林小西的父亲与广告主通讯公司及广告制作者某传播公司多次交涉,但无论是传播公司还是通讯公司,都既不愿撤下广告,也不愿支付使用费。于是,林小西的父亲决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保护林小西的合法权益。

     二、办案经验

     林小西的母亲为残疾人且没有经济收入,一家人靠林小西的父亲每月五六百元的工资生活。林小西的父亲以林小西没有经济能力聘请律师为由,向福州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福州市法律援助中心经过审查后,指派笔者为林小西提供法律援助。在对案件材料做深入分析之后,笔者发现,这起看似简单的案件,要最大限度地保护林小西的合法权益,还存在着诸多的诉讼技巧和法律选择。

     1、选择违约之诉还是侵权之诉

     由于林小西父亲与传播公司签订的协议中约定林小西两年肖像使用权的报酬仅为300元,倘若提起违约之诉,所得到的赔偿数额将很少,且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其只能向传播公司主张权利。而如果提起侵权之诉,不仅可以将传播公司和通讯公司作为共同被告,而且在主张侵权造成物质损失的同时,还可以主张精神损害赔偿。

     侵权行为是指行为人由于过错,或者在法律特别规定的场合无过错,违反法律规定的义务,以作为或不作为的方式,侵害他人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依法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等法律后果的行为。假设传播公司与林小西的协议中约定可以无限期地使用林小西的肖像,那么无论是传播公司还是通讯公司的行为都是合法行为;或者假设传播公司在与通讯公司的合同中明确告知了林小西肖像的使用期限为两年的情况,那么只有通讯公司的行为构成侵权行为,本案就不存在共同侵权。而事实是,本案中传播公司利用林小西的肖像设计广告,并且未告知通讯公司有关使用期限的限制,放任通讯公司在两年之后继续使用,在主观上具有侵权的故意;而通讯公司虽然拥有了广告作品的版权,但同样不能侵犯他项权利即林小西的肖像权,其本应当预见到使用的广告作品可能侵犯到林小西的肖像权但却没有预见到,而且在林小西父亲要求其撤下广告后仍继续使用,主观上就从过失转化成了故意。因此,本案中侵权的事实和主观过错是存在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笔者认为如提起精神损害赔偿的请求,具有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应该能够得到法院的支持。

在笔者的分析下,林小西的父亲最终同意并选择了侵权之诉。事实证明这一选择是正确的。

     2、主张连带责任还是按份责任

     从两被告的偿付能力来看,通讯公司的偿付能力显然大于传播公司。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关于“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如果法院能够支持由两被告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原告的权益将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因此,本案在选择侵权之诉的前提下,首先要分析的问题就是两被告的行为是否构成共同侵权。

     从法理的角度分析,认定共同侵权行为最重要的是认定行为人之间在主观上是否具有共同过错及两被告的行为所造成的损害后果是否是同一的、不可分割的。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共同过错强调数个行为人之间有共同致人损害的故意或者过失。本案中,传播公司和通讯公司虽就侵犯林小西的肖像权分别作出了不同的行为,但基于他们的共同过错,使得两个行为连结为共同行为,而且该共同行为造成了一个统一的损害后果,即侵犯了林小西的肖像权。

     在本案据此提起两被告共同侵权承担连带责任之诉后,律师积极与承办法官沟通,并向法庭提交了共同侵权的相关案例和法理学说,取得了法庭的认可和采纳。

     3、赔偿数额的确定

     肖像权作为一项具体的人格权,包含有物质利益和精神利益双重内容。笔者将赔偿10000元的诉讼请求分解为两个事项:第一、林小西与传播公司的协议期满后林小西肖像权的使用费;第二、精神损害抚慰金。

     就物质利益的赔偿,实践中的做法有两种:一是以侵权所得利润为标准,二是以被侵权人受到的损失为标准。如前所述,协议所约定的两年肖像使用费仅为300元,若按第一种标准,索赔金额甚少,因此,笔者提出以侵权所得的利润为标准确定赔偿数额。事实上,由于侵权所得利润的计算问题相对复杂,法庭并没有实际对侵权所得利润进行计算,但笔者的这一主张实际上起到了为赔偿数额加码的作用。

由于肖像权中最基本的利益是精神利益,因此,在侵犯肖像权的案件中,首先应该考虑赔偿受害人的精神损失,维护受害人的精神利益。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一款“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权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的规定,笔者认为林小西关于精神损害赔偿的请求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就参照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闽高法(2000)361号《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责任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关于一般侵权行为的精神损害赔偿标准,结合肖像权所体现的物质利益,提出了10000元的赔偿数额。

     4、侵权非法所得应否予以收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五十一条规定:“侵害他人的姓名权、名称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而获利的,侵权人除依法赔偿受害人的损失外,其非法所得应当予以收缴。”但是,收缴非法所得显然不属于当事人可以诉请的事项,于是,笔者决定在庭审过程中提出法院应依职权作出收缴非法所得裁定的建议,它不仅具有法律依据,对此后可能出现的类似行为具有警戒作用,而且这一建议也将给两被告施加一定的压力。

     三、法院判决

     笔者在做了以上分析和准备及征得林小西父亲同意的情况下,以传播公司和通讯公司为共同被告,提起了侵权之诉,要求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并连带赔偿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失共计10000元。

     庭审过程中,传播公司认为,其系为履行与通讯公司的合同而制作系列户外广告,至于通讯公司如何使用、在何种范围内和程度上使用,传播公司无法对通讯公司做出限制,且其在200173曾以传真方式告知通讯公司关于林小西肖像的使用期限。传播公司自身并没有使用林小西的肖像,其在与林小西的协议期满即20011027之后,也没有再利用林小西的肖像制作任何广告或用于任何营利的目的。因此,传播公司不构成侵权,无需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通讯公司认为,其与传播公司之间存在合同关系,传播公司按照合同的约定为其制作了广告,通讯公司按照合同约定支付了报酬,取得了广告作品的版权,其使用该广告作品是合法行为,且有权无限期地使用该广告。至于传播公司与林小西之间关于使用期限为两年的约定,通讯公司并不知情,即使知道,因其使用的是其已合法拥有版权的广告作品,也不构成对林小西肖像权的侵害。林小西应以违约之诉向传播公司主张权利,而不是要求通讯公司承担侵权责任。

     福州市某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作出判决:1、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2、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10000元;3、两被告口头向原告道歉。该判决支持了林小西的全部诉讼请求。但法院并未作出收缴两被告非法所得的裁定,这是本案留下的一大遗憾。

     四、办案思考

     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条“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三十九条“以营利为目的,未经公民同意利用其肖像做广告、商标、装饰橱窗等,应当认定为侵犯公民肖像权的行为”的规定,我国法律及司法解释对肖像权的保护是建立在禁止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肖像的基础上的。但结合以下安徽省一个侵害未成年人肖像权的案例,笔者引发的思考是:对未成年人这一特殊群体的肖像权保护,是否应局限于以营利为目的的侵权行为?

     2005年的一天,为配合公安机关侦破刑事案件,安徽省某县中学的6名初中生在老师的带领下参加了“混合指认”。没想到这一情景几天后在电视新闻节目中播出,6名学生面部未经技术处理,被认出后遭人嘲笑。为此,6学生认为肖像权、名誉权受到侵害,将办案公安分局及电视台、学校一并告上了法庭。区法院一审判决该公安分局和电视台共同向6名学生公开赔礼道歉,以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共36万元。

     该案与林小西案最重要的区别在于该案并不存在营利的目的和行为。从业界的角度看,安徽省的这一判决如果是以侵犯肖像权作出的,则是在公安分局和电视台均无营利目的的前提下判令其承担侵犯肖像权的法律责任,显然不具备充分的法律依据。但是从保护未成年人的角度看,这一判决又符合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目的。从表面上看只是一则新闻报道,但由于6名初中生出现在“混合指认”这样特殊的新闻背景下,并且对未成年人自身及其同学而言,尚无法正确判断混合指认的性质,导致了6名初中生遭耻笑的结局。因此,笔者认为,对未成年人肖像权的保护应该有不同于成年人的特殊规定,以便更有效地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有学者认为,非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肖像,情节严重,造成较严重后果的,同样是侵犯肖像权的行为,肖像权人可以按照一般的精神损害赔偿标准向侵权人主张赔偿责任。这一理论是安徽省上述判决的法理基础。但是,在《民法通则》未就第一百条做出修订之前,如果一概采用该理论,显然是违背了法律的规定,容易导致权利人对权利的滥用,使得许多如新闻报道、公益行为等对肖像的合法、合理的使用行为也引发诉讼。因此,笔者考虑,应该针对保护未成年人的特殊需要,对擅自使用未成年人肖像的行为,即使不是以营利为目的,只要造成了较严重后果,就应当认定为侵权行为。

     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保障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是《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立法精神,也是我国保护未成年人工作的宗旨。如果对于未成年人肖像权的保护,站在与成年人平行的角度,甚至低于对成年人的保护,是无法适应未成年人在品德、思想等方面发展的特殊需要。因此,从更有利于未成年人成长的角度,笔者建议,对于未成年人肖像权的保护,在《未成年人保护法》中作出规定,或在《民法通则》第一百条增加一条但书,即“侵犯未成年人肖像权造成严重后果的,不受以营利为目的的限制”,真正彰显法律的力量。

(作者单位:福州万和律师事务所)

【字体: 打印 【浏览:69次】

Copyright@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福建省律师协会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八一七北路190号闽星楼5层 邮编:350001

电话:(0591)87551410 传真:(0591)87539920 邮箱:fjlsxh@126.com

闽ICP备18019307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201号 

技术支持:海峡四度 网站访问统计量:612692次

  • 扫一扫访问官网
  • 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