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研究

>

业务指引

业务指引

未成年人犯罪内在犯因性因素分析
发布日期:2005-11-08 信息来源:管理员 作者:
      一个正处在人生花季时节的未成年人走到违法犯罪的地步令人痛心,作为一名未成年犯管教所的民警,在为他们惋惜的同时,不得不思考是什么原因造成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犯罪?影响未成年人犯罪的因素究竟有哪些?本文拟对未成年人犯罪的自身内在因素进行探讨,以便为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和更有效地矫正已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提供参考。
      未成年人犯罪是多种不良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这些对未成年人犯罪的产生和变化起诱发、助长、推动等作用的因素,称之为“犯因性因素”。在诸犯因性因素中起决定作用的内在本质因素称之为“内在犯因性因素”。未成年人内在犯因性因素是指未成年人成长过程中逐步走上犯罪道路赖以形成的生理、心理和行为自身作用的发展变化因素。探知未成年人内在犯因性因素对减少和预防青少年犯罪以及改造未成年罪犯都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未成年人犯罪基本情况及特点
通过调查统计,从1996年至2004年我省少管所关押的未成年犯情况来看,各年度犯罪人数呈现曲线型上升,主要是各地认真贯彻落实未成年人保护法,对未成年人犯罪采取处罚形式,以及1997年修改后的刑法取消了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盗窃犯罪的处罚。但是,由于近几年独生子女增多,家庭离婚率上升,失学生增加以及受社会环境不良影响所致,未成年人犯罪态势仍十分严峻,总体上呈逐年上升趋势。综合分析近几年来未成年人犯罪的情况,呈现以下明显特点:
      (一)从犯罪年龄分析,犯罪年龄前倾。不满14岁的儿童犯罪也逐年增多,初始犯罪年龄在14周岁以下的占13?郾8%,未成年人犯罪低龄化趋势日益明显,这与目前全国的情况基本相符。据司法部预防犯罪研究所组织的18省市少管所的情况调查,从1991年至2000年,10年来17岁入所的未成年犯占46?郾9%,16岁入所的占35?郾5%,扣除逮捕、预审、起诉、审判期,加上年龄提高量的因素,15至16岁是未成年人的犯罪年龄高峰。
       (二)从犯罪主体分析,辍学的学生、独生子女的犯罪明显增多。辍学生是目前在押的未成年犯的主体,占70%以上。这些人流失社会,导致出现家庭管不好、学校管不着、社会管不了的“三不管”状态,容易失去控制,或受人引诱、拉拢,或受不良书刊、影视等误导,走向歧途。随着我国第一代独生子女的长大成人,在押犯系独生子女的明显增多,占30%多,是九十年代初期的五倍。
      (三)从犯罪形态分析,侵财型最为突出,暴露出强烈的贪婪欲。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在人们商品经济意识增强的同时,也引发了趋利倾向,由于未成年人辨别是非、抵御外界影响的能力差,容易受社会不良环境影响,导致了物欲的强化。据调查统计,近年来,抢劫、盗窃、诈骗等侵财型犯罪始终维持在75%以上,其中又以抢劫为主,盗窃呈下降趋势。现在未成年犯取财之道,已非昔日偷偷摸摸,而以暴力胁迫公然抢劫,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的绑架犯罪已在未成年人犯罪中出现,未成年犯为了金钱不惜杀人越货、铤而走险。有的手段还极其残忍,给社会造成极大危害。
      (四)从犯罪组织分析,仍然以团伙作案为主,但更紧密、目的性更强。调查表明,未成年犯罪组织团伙趋势明显,目前属于团伙犯罪的已占了68%强。在未成年团伙犯罪中,出现了带有“专业”、帮派色彩的团伙,如抢劫团伙、流氓团伙、盗窃团伙等,团伙人数大约3至5人,有的团伙多达15人。团伙的组织形式也十分紧密,人员也更固定,个别团伙甚至订有攻守联盟,有帮规帮纪,呈现黑社会特征。这些人讲哥们义气、称兄道弟,借人多势众,相互壮胆,胆大妄为,有的在光天化日之下危害社会。如未成年犯艾××,在读初一时,结交了一批社会青年,经常逃学,与有劣迹的青年厮混在一起,极讲江湖义气,两肋插刀,“义”无反顾。某天晚上,应哥们之邀,持单管猎枪参与械斗,致对方一人大腿残疾,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刑七年。
      (五)从犯罪手段分析,呈现暴力型和智能化两种倾向。调查显示,未成年犯暴力意识非常突出,呈现手段残忍化。使用暴力手段作案的占押犯60%左右。近年来未成年抢劫犯中几乎没有不持凶器的,暴力抢劫成为作案的主要手段,特别是校园内外犯罪未成年人互相勾结的暴力犯罪尤为突出。智能化犯罪明显增加,未成年人在作案中开车行窃、杀人移尸、伪造现场、戴手套、蒙面罩绑架勒索等。如未成年犯何××,模仿录像中绑架镜头,把一个四年级学生绑架到自家,欲勒索五万元,因小孩哭闹,竟残忍地将其用被子活活蒙死,然后冒充外地人、两易交款地点,何犯虽未逃脱法律制裁,但也说明了未成年犯的犯罪手段智能化的特点不可低估。
      (六)从家庭状况分析,监护不力是导致未成年人犯罪重要因素。一是,残缺家庭和不良家庭结构以及经济状况困难的未成年人犯罪率较高。调查显示,单亲家庭占12%,父母双无的残缺家庭的占8?郾1%:破裂家庭的占2?郾7%,父母有犯罪史的不良家庭的占2%。二是,完整且经济状况较好的家庭未成年人犯罪呈上升趋势。调查表明,现在未成年犯有许多来自父母双全的完整家庭,出自完整家庭的未成年犯占87?郾2%,对未成年犯家庭经济状况分析,一般和中等水平以上的占91?郾5%;贫困的只有8?郾5%。由此可知,当前更多的未成年犯生活在经济条件较宽裕的家庭,父母健全、有完整的家庭结构,但由于父母宠爱、娇生惯养,饱思自己玩乐,疏于监护教育,导致他们走上犯罪道路。如未成年犯林×,其奶奶、父母对他宠爱有加,视为掌上明珠,花钱无度,有时一次就拿五、六百元,使其养成奢侈习性。他却乐得悠哉、游哉,玩电子、逛公园、买烟抽等等,林×像一匹顽皮又脱缰的小马驹在社会上闯荡着,最终走上抢劫犯罪的道路。
      (七)从犯罪类型分析,较九十年代初期更复杂,出现罪型多元化。近几年来,未成年人犯罪类型较过去复杂,不仅有杀人、抢劫、盗窃、强奸等常见的罪型,又出现了新的犯罪类型,如绑架、涉黄、涉毒等,甚至利用电脑上网观看黄色光盘及低品位作品的现象,而且这些新的犯罪形态危害更大,如吸毒而贩毒的未成年犯林×,因染上毒瘾,为筹毒资,达到以毒养毒的目的,而走上贩卖毒品的犯罪道路。
      (八)从文化结构分析,未成年犯罪人的文化程度不高。文盲占3?郾8%,小学文化程度占32?郾3%,初中文化程度的占62?郾7%,初中以上文化程度占1?郾2%。
      (九)从地区分布分析,总体上呈“三高”。根据在押未成年罪犯统计资料显示,一是沿海经济发达地区较内地经济欠发达地区犯罪率高,沿海地区未成年人犯罪率约占64%左右;二是城乡结合部犯罪率较高,城乡结合部犯罪率约占未成年人犯罪的43%左右,且多数重大案件发生在城乡结合部;三是外省籍犯罪率增高,90年代初,外省籍未成年罪犯仅占押犯的3?郾6%,90年代末占10?郾2%,现在占13%多,主要原因是举家从外省来我省打工,家长对未成年人监护不力所造成。
      二、未成年人犯罪内在犯因性因素分析
      影响未成年人犯罪的个人因素主要有生理因素、心理因素和思想行为因素。
      (一)生理因素:生理因素是个体心理发展的物质基础。少年时期,是一个人生长发育的第二次高峰,生理发生显著变化:一是身体骨胳发育,身高和体重迅速增长;二是生理机能明显增强,中枢神经系统迅速发展,特别是大脑皮层的变化,由于脑垂体等激素的分泌致使神经系统的兴奋和抑制过程不稳定。运动能力明显增强,精力充沛,活泼好动。特别喜欢竞赛性活动,以显示自己的力量;二是性发育成熟,意识到两性的差别,对异性产生特殊的好奇心和神秘感。上述生理的发育并没有和未成年人的心理发育同步增长,生理和心理发展的不平衡是未成年人犯罪形成的自身主要原因之一。
      1、精力过剩与缺乏支配能力的矛盾,由于未成年人心理水平提高相对缓慢,因缺乏足够调节和支配过剩精力的能力,在外界不良因素的影响下,精神空虚的未成年人往往将过剩的精力用于暴力性的违法犯罪活动。罪犯李某,从小家庭疏于管教,经常惹事生非,16岁那年在舞厅与人发生口角,随手将携带的匕首将人刺死,被判无期徒刑。
      2、求知欲强与认识水平低的矛盾。未成年人除了精力充沛外,他们的求知欲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越来越强,由于认识能力发展不成熟,思维能力易片面偏激,分不清是非,往往难以找到正确的宣泄方式,容易上当受骗走上邪路。某少年犯入狱前对摩托车产生了浓厚兴趣,非常想当一个现代骑士。于是便伙同其他有相同兴趣的同学,手持猎枪在村头将他人的摩托车抢走,却将自己送进监狱。
      3、兴奋性高与自控能力差的矛盾。未成年人的腺体发育还未完全成熟,因而兴奋性高,情绪波动大,心境不易持久,同时,未成年人的意识品质尚未定型,缺乏自我控制力。因此,未成年人往往不能控制自己的激情与冲动,导致不良行为的发生。
      4、性机能发育渐趋成熟与性道德淡薄的矛盾。少年性机能渐渐发育成熟,对异性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和神秘感,但性道德品质却十分淡薄,如果缺乏正确的性道德教育和性知识教育,就容易接受外界不良刺激,例如:黄色网站、黄色影视作品、黄色书刊的视觉刺激,不良伙伴之间的互相传习和社会不良分子的引诱、教唆等都会促使未成年人为追求性刺激而走上犯罪道路。罪犯林某入狱时年仅15岁,一次跟两个比他大两岁的高年级同学,带着一个才13岁的女孩在其中一个同学家中看黄色录像,看完后学看录像的镜头将该女孩轮奸,林某被判奸淫幼女罪后还天真地说:“我又没有强迫她,是她自己愿意的。”
      (二)未成年人犯罪心理因素。指未成年犯罪主体原有的心理结构中存在的与犯罪心理形成有密切关系的不良心理因素。主要包括心理过程和个性心理结构中的不良因素,未成年人在这些心理因素的作用下,自觉或不自觉地吸收主体外的不良因素,从而内化为犯罪心理。
      1、认识特征
      (1)认识不成熟,不能很好地把事物和现象与他们的过去、未来联系起来,只是孤立地对待认识对象,易为眼前的状况所影响,同时对认知对象在空间领域不能与其他事物或现象作好比较,易产生认识的片面性、局限性。
     (2)由于缺乏批判力、内省力、自觉性、预见性和应对能力等,处理问题的能力相对较弱,对较为复杂的事物分析辨别不透,对社会缺乏发展的眼光。
      (3)不能控制情感。受情感支配较强,缺乏理智控制情绪的能力,一旦有犯罪欲求的倾向就难以抑制。
      (4)道德观念和法律意识淡薄,做事往往不考虑后果,只图自己的一时之快,被称为“杀人小魔王”的未成年犯高某,经常伙同他人利用夜幕的掩护,专门劫持单身开摩托车的女性,实施暴力抢劫财物,得手后将被害人杀死并浇上汽油焚尸灭迹,手段极其残忍,给社会造成极大危害。在未成年犯管教所经心理测试和心理咨询发现其有极其强烈的反社会人格倾向,认识产生严重的偏差。
      2、情感特征
      (1)未成年犯罪人在理智感、道德感、美感等方面常常是扭曲的,社会性情感的成熟程度比同龄人都低。
      (2)情绪体验的低级、庸俗。未成年犯罪人的情绪体验往往与他们的需要满足与否相联系,喜怒哀乐变化无常,单纯地追求物质利益,精神空虚,时常沉醉于不良的情绪体验中。
      (3)偏执的思想意识控制情感、情绪。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一方面讲义气重感情;另一方面在正常的人际交往中不接受,甚至抵制人们真挚的情感。容易并发嫉妒、愤怒等情绪,遇到挫折时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易导致攻击行为。
      (4)自尊与自卑情感的矛盾。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一方面渴望自尊,另一方面又有较强的自卑感和缺陷感,自尊与自卑并存,导致心态不平衡,从而选择暴力、侵犯财产等发泄性的犯罪行为。
      (5)情感脆弱、情绪反应不稳定。未成年人的情感较脆弱,情绪自控能力较差,很容易因微不足道的刺激和生活中的琐事冲突爆发激情,导致冲动性行为发生。
      3、意志特征
      (1)意志的两极性明显。一方面是社会要求完成的意志活动,他们难以实现,显得意志力薄弱,在外界的诱惑下,很容易使意志活动偏离正确方向;另一方面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需求,在实施具有反社会倾向的活动中,则会千方百计去排除主客观障碍,显示出顽强的意志力。
      (2)冒险侥幸性突出。未成年人在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中,既感到行为的风险性,又希望能侥幸逃脱惩罚,一旦冒险行为侥幸得逞,其犯罪心理结构进一步强化,从而更加疯狂地进行冒险活动,犯罪方面的意志力更显突出。
      4、个性倾向性特征
      (1)需要:推动未成年人产生违法犯罪意念的往往是膨胀的物质需要、不当的性欲望、“哥们意气”,逞强好胜、自我显示、好奇心等。
      (2)动机:未成年人具有喜欢模仿,好奇心强,易受暗示等特点,在外界强烈刺激的作用下,加上自身的情感、情绪和意志力方面的弱点容易产生犯罪动机。其动机表现为偶发性强,动机简单模糊,缺乏预谋。有的未成年人仅仅因为好奇而模仿电视中的情节,以致走上犯罪道路。
      (3)人生观特征:未成年人犯罪要么沉溺于对物欲、性欲无休止的追求;要么悲观、消沉,看不到前途和希望。
      5、个性心理特征
      (1)智力特征。未成年犯智力偏低,据统计,在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中,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占95%,智力偏低的未成年人缺乏是非辨别能力,缺乏法律常识,易在无知状态下触犯法律,因而走上犯罪道路。
      (2)性格特征。对未成年犯人格测验表明他们的性格特征明显地反映出不成熟和严重缺陷,主要表现如下:缺乏对崇高理想、目标的追求,显得精神空虚;社会责任感和规范意识差,缺乏自我约束力;分辨能力低下,是非善恶不辨;缺乏羞耻心、同情心、怜悯心;攻击性较强,挫折耐受力较弱,缺乏独立思考能力和自控能力,易受外界、他人的影响等。
      6、自我意识特征
未成年人由于独立意向的发展,开始将眼光从朝向外界以及单纯地接受外界事物反映转为朝向对自己心理活动的认识和对外界事物的观念分析。自我意识处于两种状态,一种是理想的自我,一种是现实的自我。一般情况,现实的自我落后于理想的自我,处在转型期的未成年人不能很好地调节两种自我意识,造成自我意识的矛盾,一旦受外界不良因素的影响,会形成错误的甚至是反社会的自我意识倾向,从而走上犯罪道路。如少年犯黄××16岁时学业无成,转向发财的理想,为成就自我,不远千里到闽南淘金,而现实又不象其想象的那样容易发财,为满足发财的欲望,竟持刀入室抢劫,致两名被害人死亡,成为贪婪、凶残的恶魔。
      (三)思想行为因素
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大多受不良思想影响而支配其行为向不良方向发展,不良的行为习惯一旦形成,又反过来促使其犯罪意念的形成。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思想行为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特点:
      1、暗示作用下的摹仿性。未成年人在成长过程中主观上期望向好的方面发展。但是,理想中的期望值与现实的差异往往使他们惘然,如果他们在观察、探索社会和成年人的行为过程中得不到正确的引导,就很容易受社会负面影响和成年人不良风气的暗示而刻意摹仿。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暗示源主要来自社会灰色文化和成年人的不良行为,摹仿源主要来自影视作品中的一些不宜未成年人接触的情节和成年人中不法分子的教唆。
      2、难以克制冲动下的情境性。未成年人的犯罪行为往往受某一特定的情境影响,由于未成年人的行为极易受外界的因素影响,加之自身冲动的性格特征,一旦外界因素产生适宜违法犯罪的环境和机会时,极易诱发未成年人产生犯罪动机,情境性特征也显现出未成年人犯罪的偶发性。
      3、好奇心驱使下的戏谑性。未成年人接受新生事物较快,对新鲜事物有强烈的好奇心,富有新奇和刺激性的事物对未成年人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在正确思想的引导下的未成年人会自觉地接受健康向上的新鲜事物,从而为今后的人生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可造之才。而那些道德水准不高,行为约束力不强,心理不太健康的未成年人,缺乏对学习、工作和健康的娱乐活动的兴趣,不能持久参加这些活动,因好奇心的驱使去寻求刺激性的东西,游戏人生,一旦养成这种戏谑人生的行为习惯,便难以用思想意识控制行为。
      4、无知状态下的单纯性。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文化程度不高,认知水平低下,因受认知水平的制约,为人处世过于单纯,对社会现象缺乏思辨能力,不辨好坏、不识真伪,轻信他人,想的简单,做的简单,在犯罪过程中呈现出没有明显的计划性、不计后果等特点。往往在迷惘的状态中触犯法律而不知,甚至于犯了罪都找不到犯罪的原因。
      5、缺乏支配行为能力下的纠合性。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因综合素质低下,好动、好玩、厌学是他们的显著特点。因存在这一共性特点,又缺乏独立支配行为的能力,在活动中常常纠集在一起,抱团结伙,互相称兄道弟。而他们之间的合作由个人的好恶所决定,因此,这种团伙存在不稳定因素。
      三、结论
未成年人犯因性因素是未成年人犯罪的自身决定性因素,但是,并不因为内在犯因性因素的存在就必然导致未成年人犯罪,从上述分析中不难看出:其一,未成年人犯因性因素中许多因素是未成年人成长过程中具有的特征。在这些特征未固化为其本质特征前,其可塑性仍然是未成年人成长的主导因素;其二,未成年人犯罪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未成年人犯因性因素不是不可以消除的,社会的负面影响是诱发未成年人犯罪的催化剂。那么,营造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是消除未成年人犯因性因素的必然条件,也是抑制未成年人内在犯因性因素发展的必备条件;其三,未成年人的内在犯因性因素在没有外在因素的影响下一般是处在静止状态,如何阻止内在犯因性因素被激活需进一步深入研究。
        (作者单位:福建省未成年犯管教所)
【字体: 打印 【浏览:69次】

Copyright@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福建省律师协会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八一七北路190号闽星楼5层 邮编:350001

电话:(0591)87551410 传真:(0591)87539920 邮箱:fjlsxh@126.com

闽ICP备18019307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201号 

技术支持:海峡四度 网站访问统计量:611272次

  • 扫一扫访问官网
  • 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