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研究

>

研究动态

研究动态

涉台法律服务大家谈——省司法厅涉台法律服务调研实录
发布日期:2010-03-07 信息来源:管理员 作者:
      2009年6月,省司法厅党委委员、副厅长、省律协党委书记陈勇率领厅律管处处长庄天从、省律协副秘书长卢春岳、厅律管处主任科员王传福,赴厦门、漳州、泉州三地开展调研,与当地司法行政机关的同志和执业律师就学习贯彻《国务院关于支持福建省加快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的若干意见》,做好涉台法律服务工作进行了座谈。会上大家畅所欲言,充分交流了看法,并提出许多建设性的意见。
      探索与实践
      贺菊英(厦门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处长):自2007年8月起,我们厦门开展“一对一”活动,确定了28家实力较强的律师所与28家规模较大的台资企业结对子,目前已扩大到50家。但目前在厦门市台资企业有3000多家,已成为市台商协会的成员单位有700多家,这种形式已无法满足台资企业的法律服务需求,现在采用厦门六个区都成立法律顾问团的形式,来弥补一对一法律服务的不足。2007年12月精选14名律师组成厦门市台商协会律师顾问团,到2008年12月增加到16名,并建立了定期与市台办、市台商协会联系沟通的工作机制。
      陈宝宗(漳州市司法局副局长):漳州市司法局与漳州市律师协会从2009年3月开始,与市台办、市台商协会沟通协调成立“台商维权法律顾问团”,商讨利用参与涉台联席会议平台,加强与台资企业和台商的沟通联系,了解台商诉求,宣传法律和依法维权的重要性,并将与市台办联合出台为台商维权提供法律服务的工作意见,印制涉台法律服务指南、法律服务联系卡,以实际的工作加大涉台法律服务工作力度。近期,漳浦县司法局在绥安镇设立“漳浦县涉台法律服务中心”,开辟涉台法律服务绿色通道,组织由律师、公证员组成的法律服务队伍,采取每天安排律师值班,为台商提供法律咨询,当面解答法律问题。
      郑建辉(泉州市司法局局长):泉州的台企主要集中在惠安的黄塘,台企总量不多。近期我们在企业建立了调委会组织,在500人以上的企业力推成立调委会组织。2009年5月18日召开服务扶持企业大会,我们提出组织百名律师为百家企业服务的措施,开展企业走访活动,拓展平台,拟成立市台办、市台商协会的法律服务小组。
      陈咏晖(福建英合律师事务所):我们所在开展一对一涉台法律服务中,主要围绕台资企业的以下内容进行服务:一是根据《劳动法》对他们已有的劳动规章制度及劳动合同进行修订;二是对劳动管理部门人员和企业销售人员进行法律知识的培训。
      杨朝玮(福建联合信实律师事务所):湖里区由区司法局牵头,区法院、检察院各派一名,律师七名组成了9人的台商法律顾问团。在法律服务方面主要有:一是每周四下午派律师到湖里区台办轮流值班,接受台商的电话咨询。二是开展走访,征求台企台商的法律需求。三是进行具体的法律服务。四是提供法律援助,对个别台商在大陆投资企业存在困难的,提供法律援助。在收费方面基本做法是具体法律服务要收费,法律咨询和法律援助不收费。
      涂崇禹(福建重宇合众律师事务所):在开展对台法律服务中我们既有计时收费也有计件收费,做好对台法律服务是我们所的特点和优势。近二年来,我担任厦门市台商协会的法律顾问团成员,也做了一些工作,台商协会要求我们每一个顾问团成员必须亲自参加值班,不能派律师助理来顶班,服务是实实在在的。台资企业中规模比较大的,一般都比较规范,我们开展一对一的服务应该说效果是好的,在服务的理念、服务的体制上都有特色,这项工作要持续地去做。我们还要拓展服务的空间,依托台商协会这个平台,把700多家的会员单位都纳入我们的服务范围。
      困惑与问题
      张帆(福建力衡律师事务所):“一对一”服务台企的形式总体上是好的,通过一对一的形式可以拓展台企对大陆律师和法律的了解和认知,也为我们服务台企台商提供了工作的渠道,要明确法律服务的性质,哪些法律服务可以收费,哪些不能收费,否则律师和台企都不好掌握。在开展一对一的服务中,要真正做到深入扎实,不流于形式,在服务的模式上要尽量规范。要在律师行业内部进行规范,目前各个律师所或每个律师做法都不一样,效果不好,在开展对台企服务中,律师所内部律师之间要经常地开展交流。
      陈斌(福建嘉禾嘉律师事务所):在一对一的服务中,台资企业提出要不要收费的问题,我们在具体服务中不谈钱的事,有什么事情就提供法律服务。如厦门建设BRT快速公交时,牵涉到我们的服务对象拆迁赔偿的问题,我们提出不上法庭,因为我们的服务对象向政府提出的赔偿要求不合理,所以我们建议他们从法律的角度出发,给政府打一个报告,提出合理的补偿要求。
      陈宝宗(漳州市司法局副局长):开展涉台法律服务所面临的服务对象特殊,除身份的特殊外,在思维方式、价值取向、法制观念等方面也具有其自身的特定性。这就给开展涉台法律服务带来沟通上的困难。如何做到情、理、法兼容,引导其寻求法律途径解决问题?我们在思考解决这些问题时,首先从畅通沟通渠道入手,及时与台商协会取得互动的共识。局分管领导带领业务科室和协会人员拜会台商协会会长、秘书长,商讨拟定“法律顾问团”为台商提供依法维权活动的方案和具体运作模式,听取台商协会的意见要求,通过与市台商协会的交流,畅通联系台企、台商的渠道。个别台商了解大陆的法律制度不够,误认为大陆办事人情味较重,行政干预,以权代法,在维权过程中往往喜欢找政府、找领导走捷径。个别台商来大陆投资办企业,请律师担任法律顾问,从其价值取向而言,是为规避法律风险。中仑律师事务所针对这一现象,提出转变观念、做好解释、积极引导、依法维权的原则。他们在担任台商法律顾问过程中,本着事前防范、事中防止、事后补救的工作准则,较为准确把握法理、情理尺度,诚实守信,热情优质地为台商提供法律服务,赢得了台商的认可。
      周仰宁(福建九鼎律师事务所):我谈一点关于律师顾问团的想法,一是队伍搭建,原来6人,现在要做到市区的律师所1-2人,确保县(区)有人参加。二是队伍教育,包括业务方面和政治方面的教育。三是建立机制,与市台办、台商协会建立沟通渠道,还要与台属联谊会、台商联谊会的秘书长进行联系,发放联系卡。四是积极与台商台企沟通,制定工作规则,建立市台商协会秘书处与市律师协会秘书处经常性的联络。同时做好市台商投诉协调中心的服务工作,涉及到法律事务方面的问题,他们希望找政府解决问题,找行政部门投诉,找协调中心,我们希望他们要把法律事务方面的问题转移到市律师协会或法律顾问团。五是律师业务素质参差不齐,如出口企业型普遍遭遇反倾销,但是漳州市律师可以做这类业务的不多,要到外地去请律师。我认为由于法律不同,处理台企法律事务要比内地的复杂得多。要对各律师所提出要求,接受业务以后,办案质量一定要保证。
      朱树亭(福建秋生律师事务所):对台法律服务市场有广阔的前景,现在台资企业主要集中在广东、福建、上海、江苏,但目前的法律业务只停留在一般性的纠纷和劳资问题,没有高端的业务,为台企服务的业务收入占律师所业务总收入的比例不会高。目前台资企业在内部管理上是比较规范的,是很到位的,往往有了问题才来找律师。
      魏正(福建志立律师事务所):我们在服务台商过程中感到台商水平高。关于台商股权转让等问题,目前我们很难做,要与台湾的律师共同来做。在与台商的合作上,要通过市台办、台商协会才能做到友情沟通。
      张建农(福建协力人律师事务所):泉州市台企不多。台企提供的服务超前,律师业务跟不进,有了问题以后他们习惯于找政府部门来解决法律问题,不找律师。我们要处理好与当地政府机关的关系,政府必须要求律师参与进去,经济建设如果没有律师的参与是不完整的。个案中要有律师参与,在接触中提升律师形象,提高律师的素质,参与政府的决策。
      李琴声(福建义全律师事务所):国务院《若干意见》出台以后,司法部同意台湾律师所在福州、厦门设立分支机构,动作很快。台商的素质高。他们法律及政策水平比较高,对我们律师服务的要求也高,在泉州台企不多,规模不大,不成块,业务上也好、区域上也好,各有各的渠道。
      赖忠惠(福建华大律师事务所):泉州台商的情况主要是台湾公司在大陆设立公司,还有一种以台湾居民的身份来投资,他们在大陆设立公司,我们在为他们服务中感到与内地其他普通公司区别不大。一是我们要把专业律师的名单提供给涉台部门,消除他们对我们服务的不信任。二是我们可以轮流到市台办或台商协会去值班。目前,涉及到两岸贸易的案件全部在泉州中院做一审,另外,劳动纠纷等业务可以由专门的法律服务机构来做,要求律师必须素质高、有一定的业务水平。
      对策与思考
      张帆(福建力衡律师事务所):目前台湾律师对拓展大陆业务很重视,做得比我们扎实,除进行两岸交流研讨外,还要在大陆设立分支机构。我们也可以派律师去台湾,学习他们的管理模式。
      陈咏晖(福建英合律师事务所):我们所与台湾高雄市律师所之间业务上的交流,主要是民事类的案件,如民事继承方面,与程高雄律师合作比较多。目前主要是台湾律师来厦门,我们去的很少。
      涂崇禹(福建重宇合众律师事务所):我们所与台湾的律师所有业务上的往来和合作,同时与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共同担任《闽南之声》法律热线的解答任务,因为这个节目台湾也可以收到,很有影响力。
      林琛(福建刺桐律师事务所):先交流起来,才有机会。把对台交流先做起来,不局限于和台湾的律师行业交流,也可以与律师行业以外的企业交流。
      李琴声(福建义全律师事务所):可以与台湾律师所建立松散型的业务关系,上海的义中律师所就是台湾律师以另一种形式出现的律师所,现在有了国务院《若干意见》可以大胆进行业务合作。泉州可以独立成行单独组团,也可以通过政府涉台部门向台湾联系,与台湾律师事务所结对子。
      白晓东(福建华大律师事务所):去年也有台湾律师执业机构与我们华大有过接触,现在台湾居民到大陆就业,如接受学历教育、考取有关证书等,两岸的学术机构、教育机构可以建立两岸法律人才培养基地,走出去也好,请他们来授课也好。泉州市律协或省律协在举办律师业务研讨会时可以邀请台湾律师参加。
      林知光(厦门市司法局局长):当前围绕中心、围绕大局就是要围绕国务院《若干意见》,作为一条主线落实到司法行政各方面的工作。我们及时调整工作部署,把认识统一到国务院的意见上来,如果把意见落实好了,司法行政的工作也就做好了。我们要重点做好台湾人民的工作,欢迎台湾的居民来参加司法考试,欢迎台湾的律师事务所来厦门设立分支机构,要做强做大。要通过厦门市台商协会,建立与台资企业的联系沟通机制,同时要安排专门人员赴台企开展调研,增强对台法律服务的针对性。
      我们司法行政要跳出传统的思维方式,从厦门的实际出发,要大胆先行先试,如台湾居民来厦门实习、在厦门设立分支机构,这些事情要越早越好、越快越好,只要不违反对台政策,他们可以先来,在有些细节上可以今后逐步完善,大的方面不出问题就可以先行先试。
      陈宝宗(漳州市司法局副局长):漳州市下一步的工作,除了加强与市台办、市台商协会的联系与互动,探索架构联系台企、台商以及台胞、台属的桥梁,畅通沟通渠道以外,就是要出台相关涉台法律服务工作意见,制发服务指南、服务联系卡,建立完善涉台法律服务规则和工作机制。此外,就是落实市律协教育委员会与市中级人民法院涉台庭联合举办台商投资法律服务座谈会和组织律师开展服务“海西”建设专题调研工作,积极引导律师介入台商投资领域,深入台商投资和涉台经贸集中区域以及台资企业开展法制宣传、提供法律服务,引导各县(市、区)结合本地实际开展涉台法律服务“先行先试”活动,及时总结推广好的经验做法,推动涉台法律服务工作持续有效地向前发展。同时,建议省厅今后利用学术研讨、组织专门考察等形式多建立交流平台,增加两岸律师界的学术和业务交流以及法律服务专业人员交往的机会。
      刘永平(福建华闽南方律师事务所):我们从2007年开始着手做对台企法律服务,市台商协会也很重视,在他们年度召开的联欢会上,也邀请律师参加。市台办下设台胞接待站,这个接待站已有很多年了。我们要把工作机制建立起来。
      游东亮(福建衡平律师事务所):要把涉台服务的情况做一个调查,看台企台商他们有什么希望和要求,制作一个表格,把内容体现在表上,也可以搞一个专门的涉台律师实务研讨。
      张嘉东(福建南州律师事务所):我在台湾工作生活了15年,目前在漳州市执业,我可以做一些牵线引针对工作。我建议市司法局可以成立“台商民事调解室”。目前,漳州市中院成立涉外庭,芗城区法院成立涉台庭,我们司法行政也可以成立相应的“台商民事调解室”,来受理台商的一般纠纷。一是司法行政机关本来就有人民调解工作,在台湾小金额的公民之间、公民与法人之间产生的纠纷一般通过调解,在台南主要是农业,属于松散型的,台商协会主要是大中型企业,我们这样做有法律上的依据,在实际上也有需求,可以作为一个弥补,主要对象是农民型的台商,为他们搭建平台。二是台商对大陆法律不了解,根据法院台商合议庭近几年的办案情况,成立台商民事调解室可以减少法院的诉讼。三是通过“台商民事调解室”可以让台胞了解大陆的法律,在台湾有乡镇室,是负责调解的,免交调解费,受法院、检察院共同管理。四是有了“台商民事调解室”这个平台,要具备优化的功能,做到优先处理优先调解,这样做方便台胞,不伤感情。五是调解的范围,一方或另一方是台商当事人,大的案子去法院,特点是省时节费、语言相通,可以化解法院的工作压力,也可以增加律师的业务。
      林琛(福建刺桐律师事务所):海西的《若干意见》上升为国家战略,福建的优势是明显的,和珠海与澳门、深圳与香港一样,都有地理上的优势,省委推出海西这个问题是有战略眼光的,现在各部门都在做,我们不能停留在文件上。我的建议是,要紧跟大局、融入大局。以各个角度去影响它,争取政策,司法行政也好,法律执业者也罢,都是服务的。我们要与其他政府部门做好沟通,配合很重要,包括服务平台怎么做,司法行政自己做效果不一定好,要与他们的有关部门如市台办、市台商协会配合。
      汪卫东(福建天衡联合律师事务所泉州分所):可以制定一个能维持10年的法律服务纲要,要有全省律师参与,由优秀律师与司法行政机关共同来做。要调研服务的需求,对那些从事对台经贸的企业和台企在大陆的法律需求,组成研究小组。对台商合理的要求,我们律师协会与台商行业协会要做好沟通,台企有很细的法律实务,还可以与省里其他市的律师事务所进行联系。
      期待与厚望
      陈勇(省司法厅副厅长):刚才大家提到对台交往与合作的问题,在交往中律师可以自己组团走出去,要带着问题出去。与台湾律师所的合作,通过交流之后可以建立起来,不能等、不能靠,要先行先试,解放思想,创新思维,我们自己先认识好。司法部目前批复台湾律师事务所在福州、厦门两地设立分支机构,分支机构的管理规定先制定,抓大放小,大的问题要符合国务院《若干意见》。
      目前,全省上下都在关心海西建设的《若干意见》,我们要学习好、领会好这个重要文件的精神,原原本本地学习好、研究好。司法行政机关目前有10多项的工作职能,每一个部门都要对号入座,在法制宣传方面要重点做好《若干意见》的学习、宣传,这是当前的大局。各市的司法行政部门首先可以和台办、台商协会等部门多进行沟通,不光是建立机制、开一次会议。具体的业务工作可以由律师去做,前期的介入要靠司法行政,否则律师自己介入是很难的,司法行政和律师协会要去做,不能等,要解放思想。其次,当前,各部门都在学习贯彻国务院《若干意见》,我们要与更多的政府部门沟通,如贸易局、工商局、外经委等部门,我们的工作不光是做好对台的工作。第三层面是律师协会要做的工作,漳州市律师协会已经决定要成立涉台法律专业委员会,从工作协调、具体服务的相关内容或开展一些研讨等活动,都有这个机构来做。要选拔一些资格老、业务好、政治素质高、有奉献精神的律师参与工作。另外,工作中要注意实事求是,如南平、三明地区台企少,只有少量的几家,就不一定有必要去成立专门的涉台法律顾问团。
【字体: 打印 【浏览:122次】

Copyright@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福建省律师协会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八一七北路190号闽星楼5层 邮编:350001

电话:(0591)87551410 传真:(0591)87539920 邮箱:fjlsxh@126.com

闽ICP备18019307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201号 

技术支持:海峡四度 网站访问统计量:1170000次

  • 扫一扫访问官网
  • 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