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文化

>

律师文库

律师文库

试析商事外观主义原则在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记名股票转让过程中的适用
发布日期:2013-10-23 信息来源:管理员 作者:
【内容提要】
    本文从商事外观主义原则的含义和限制、商事登记的效力、公司登记备案的法律规定入手分析,认为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记名股票的转让,无需办理工商变更登记,只需办理备案和股东名册的记载,而法人记名股票的转让则只需办理股东名册的记载;且该转让即使有备案和记载,也不产生对外效力。因此,商事法律中的外观主义原则除了在善意第三人与名义权利人发生基于股份的交易以外,不适用于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记名股票的转让。
    【关键词】商事外观主义 记名股票 转让 适用
 
    【正文】
    问题的提出:
    张三和李四因民事纠纷,李四将其以发起人身份持有的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份转让给张三。此后,该股份转让没有记载在公司股东名册,也没有在其他行政机关办理登记或备案。现因李四还有其他法院生效判决所确定的债务而被强制执行,法院认为前述发起人股份仍然登记在李四名下,决定处置该股份以偿还第三人执行债权。
    分析和论证:
    以上案例的处理,关键是如何认定李四股份转让与张三的结果效力。本文不探讨股份转让的合同效力,仅探讨股份转让的结果效力:商事外观主义原则是否适用于上述情形?即股份经合同转让但未办理变更登记等手续的情况下,李四名下的股份是否具有设权效力或对抗第三人效力?或者还需办理什么手续才具有上述效力?
    一、商事外观主义原则的主要内容:
    在商事法中,有一个重要原则,即外观主义原则。外观主义原则是指以交易当事人行为的外观为准而认定行为所发生的效果,其采用主要是为了谋求交易的安全而赋予行为外观上的优越性,在德、日称为外观主义,在英美称为禁止反言。由于外观事实致使对方对此产生信赖,并据此产生相应的行为;即使外观事实和真实事实并不一致,仍然依照外观认定行为的效力(注释①)。尤其是公司法律关系中,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奚晓明指出:“在审理公司纠纷案件过程中,要注意贯彻外观主义原则,在维护公司内部当事人约定的效力的同时,优先保护外部善意第三人的权利。…在股东与公司之外的当事人之间的外部关系上,应坚持外观主义原则,即使因未办理相关手续导致公司登记机关的登记与实际权利状况不一致,也应优先保护善意第三人因合理信赖公司登记机关的登记而作出的行为效力”(注释②)。
    二、商事登记的分类及其效力:
    由于商事行为外观的主要形式是登记,因此,要准确适用外观主义原则,首先应当厘清商事登记的分类及其效力。
    民事权利登记根据其目的和功能,可以分为设权性登记和宣示性登记。设权性登记,是指不经过登记就不能产生相应的法律关系。宣示性登记,是指法律关系的产生和存续并不因登记行为的行使与否而受影响,在当事人之间法律关系的有效存在,登记与否只是产生善意第三人是否能对当事人主张权利的影响。(注释③)
    设权性登记的代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根据《物权法》第九条第一款“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的规定,不动产物权的登记属于设权性登记。
    宣示性登记的代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根据《物权法》第二十四条“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和《公司法》第二章“有限责任公司的设立和组织机构”第三十三条第三款“公司应当将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及其出资额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登记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办理变更登记。未经登记或者变更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的规定,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物权登记和有限责任公司股权登记,属于宣示性登记。
    三、非上市股份公司的记名股票(股份)与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不同,其转让无需申请登记,且备案、记载于股东名册的手续也无设权或宣示效力:
    根据《公司法》第一百三十条“公司发行的股票,可以为记名股票,也可以为无记名股票。   公司向发起人、法人发行的股票,应当为记名股票”的规定,以下内容将围绕发起人、法人的记名股票进行探讨,不涉及无记名股票。
    1、股权(股份)不是物权,不受《物权法》规定的公示方法的约束:
    除根据《物权法》第二条第二款“本法所称物,包括不动产和动产。法律规定权利作为物权客体的,依照其规定。”、第十七章 质权 第二节 权利质权  第二百二十三条第(四)项“债务人或者第三人有权处分的下列权利可以出质:(四)可以转让的基金份额、股权”规定的股权质押需要办理登记以外,股权(股份)不是物权,不受《物权法》规定的不动产登记和动产交付的公示方法的约束。
    2、没有法律、行政法规对发起人变更(包括股份转让)作出登记效力的规定:
    在《公司法》中,除了前述第三十三条第三款规定了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及其出资额的设立和变更应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登记的效果为对抗第三人外,并没有对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股东或股份的设立和变更作出登记及其效力的规定。
    3、行政法规对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变更登记的规定有头无尾,但合理的解释是发起人不能变更:
    国务院《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九条第九项“公司的登记事项包括:(九)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或者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的姓名或者名称,以及认缴和实缴的出资额、出资时间、出资方式。”,规定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及其出资额应办理登记,这是初始登记。根据《公司法》第八十二条第(五)项规定“股份有限公司章程应当载明下列事项:(五)发起人的姓名或者名称、认购的股份数、出资方式和出资时间;”、《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二十六条“公司变更登记事项,应当向原公司登记机关申请变更登记。  未经变更登记,公司不得擅自改变登记事项。”、第二十七条第二款“公司变更登记事项涉及修改公司章程的,应当提交由公司法定代表人签署的修改后的公司章程或者公司章程修正案。”的规定,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变更应属于变更登记事项。但在接下来的变更登记的相关配套规范第三十五条“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转让股权的,应当自转让股权之日起30日内申请变更登记,并应当提交新股东的主体资格证明或者自然人身份证明。  有限责任公司的自然人股东死亡后,其合法继承人继承股东资格的,公司应当依照前款规定申请变更登记。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或者股份有限公司的发起人改变姓名或者名称的,应当自改变姓名或者名称之日起30日内申请变更登记。”规定中,仅规定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股权继承和股东改变姓名或者名称时应申请变更登记,而股份有限公司则仅在发起人改变姓名或者名称时应申请变更登记。也就是说,法律、行政法规对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变更登记(包括股份转让)没有具体操作方式。
    对上述规定的貌似遗漏,合理的解释是:根据前述《公司法》第八十二条第(五)项和《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九条第九项的规定,股份有限公司在申请工商登记时,只登记发起人姓名等,而不登记股东。所以,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或者其他股东的股份转让,工商局并不办理发起人变更登记或股份变更登记。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即使转让了全部股份,他仍然是股份有限公司的发起人,发起人是一个不会变更的的名分(注释④)。
    4、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的股份变更属于章程备案,但法律、行政法规没有规定其效力:
    根据《公司法》第八十二条第(五)项规定“股份有限公司章程应当载明下列事项:(五)发起人的姓名或者名称、认购的股份数、出资方式和出资时间;”、《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三十七条“公司章程修改未涉及登记事项的,公司应当将修改后的公司章程或者公司章程修正案送原公司登记机关备案。”的规定,发起人的股份转让属于认购的股份数变更,需要修改公司章程;而如前所述,由于发起人的股份转让没有具体的变更登记的规范,所以仅需将章程进行备案。但没有规定该备案是属于设权性效力还是宣示性效力。
    5、发起人或法人记名股票在股东名册上的记载,也不具有设权或宣示效力:
    根据《公司法》第一百三十条“公司发行的股票,可以为记名股票,也可以为无记名股票。   公司向发起人、法人发行的股票,应当为记名股票,并应当记载该发起人、法人的名称或者姓名,不得另立户名或者以代表人姓名记名。”、第一百三十一条“公司发行记名股票的,应当置备股东名册,… ”、  第一百四十条“记名股票,由股东以背书方式或者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方式转让;转让后由公司将受让人的姓名或者名称及住所记载于股东名册。”的规定,发起人或法人记名股票转让后,虽然由公司记载于股东名册,对照《公司法》第三十三条“有限责任公司应当置备股东名册,…记载于股东名册的股东,可以依股东名册主张行使股东权利。”的规定,即使发起人或法人记载于股东名册,也只是向公司主张股东权利的依据,是发起人或法人与公司的一个契约。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理,不对合同外主体产生约束力,也没有法定的设权或宣示效力。 
    四、外观主义原则在非交易第三人的适用限制:
    如前所述,外观主义原则是在名义权利人的行为所表现出来的或者有关权利公示所表现出来的构成某种法律关系的外观,导致第三人对于该种法律关系产生信赖,并出于此信赖而为某种民事法律行为时,即使有关法律关系的真实情况与第三人主观信赖的状况不符,只要该第三人的主观信赖合理,其据以作出的民事法律行为效力受法律的优先保护(注释⑤)。商事外观主义中的“信赖”,与善意第三人制度中的“信赖”是一脉相承于信赖原理。信赖原理所宣示的价值取向为:法律应当为社会生活中的合理信赖提供保护(注释⑥)。这是为了保护交易安全。
    如果法律只是在名义权利人和产生信赖的第三人之间进行利益衡量,法律将毫无疑问地选择保护第三人的利益。但现在的问题是,由于外观主义原则的适用,实际上有两个无过错当事人:一个是真实权利人,一个是名义权利人和真实权利人以外的第三人。无论如何处理,都将导致其中一个无过错当事人的利益损失。因此,应当谨慎适用这一原则。根据外观主义原则维护交易安全的宗旨,其适用范围应局限于就相关标的从事交易的第三人(注释⑦)。比如,第三人基于对名义权利人股权的信赖,依法办理了股权处分(如转让、质押等)登记的,应对第三人给与保护;第三人只是与名义权利人进行其他交易(如买卖其他物品、借贷等)的,则应对实际权利人给与保护。
    五、结语:
    首先,实际权利人在股份转让后,如果受让的是名义权利人的全部发起人股份,则只需办理发起人变更的公司章程修正备案和股东名册的记载,无需办理登记,而且这一备案和记载不存在外观上的设权性或宣示性效果,所以即使没有办理备案和记载,也不发生法律后果。如果实际权利人受让的是名义权利人的部分发起人股份,或者是法人记名股票,则连备案条件都不具备,只需股东名册的记载,且即使没有记载,也不发生法律后果。因此,除非第三人是基于上述股份属于名义权利人的信赖而与名义权利人达成与股份有关的交易,否则应当认定实际权利人的股份权利优先于第三人的债权。就本文的案例来说,对第三人要求执行实际权利人实际持有的股权的主张,不应予以支持。如果第三人是基于善意信赖与名义权利人达成与股份有关的交易,且办理了发起人变更的章程备案或记名股票在股东名册记载、工商登记机关的质权登记等,则应考虑优先保护第三人的利益。
    其次,外观主义原则还在另一种情形下受到限制:《物权法》第二十八条“因人民法院、仲裁委员会的法律文书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决定等,导致物权设立、变更、转让或者消灭的,自法律文书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决定等生效时发生效力。”、第三十一条“依照本法第二十八条至第三十条规定享有不动产物权的,处分该物权时,依照法律规定需要办理登记的,未经登记,不发生物权效力。”的规定,既是对物权登记的设权性效力或宣示性效力的一种例外,也是对外观主义原则的一种例外。如果实际权利人是通过人民法院、仲裁委员会的法律文书取得股份的,应当参照上述物权法的规定,在法律文书生效之时即取得股份,应当优先保护实际权利人。
【注释】
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司法解释(三)、清算纪要理解与适用》第416页,奚晓明主编,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3月第1版。
②、同注释①,第372页。
③、同注释①,第359页。
④、中国红盾交流网,http://bbs.aicbb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81532&highlight=。在该文中有一个生动的比喻:“发起人即使转让了全部股权,她还是公司的发起人,发起人的主体是不会变更的!举个例子吧:你是你妈生的,生你的人是你妈,你妈也就是你的发起人,这个事实是不会改变的,不会因为将来或许你叫别人妈了,而改变你妈发起你的事实!”
⑤、《商事审判中适用外观主义原则之范围的探讨》,张勇健著,《商事审判参考》第27辑第135页,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
⑥、同注释①,第416页。
⑦、同注释⑤,第142页。

【字体: 打印 【浏览:4358次】

Copyright@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福建省律师协会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八一七北路190号闽星楼5层 邮编:350001

电话:(0591)87551410 传真:(0591)87539920 邮箱:fjlsxh@126.com

闽ICP备18019307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201号 

技术支持:海峡四度 网站访问统计量:1867273次

  • 扫一扫访问官网
  • 关注微信公众号